乍暖还寒‖贤王来我迦好不好!

闪厨叶粉,沉迷all闪all叶,喜爱友情向中心向大过爱情。
杰佣爱好者
盾铁不拆不逆
垃圾文手随缘更新
只会写段子
性格理解全靠同人
没救了

接吻狂魔master

今天下午理科物化轮流鞭笞
化学考试还考崩了
这必须得写文发泄一下!

咕哒子/咕哒中心向
私设有
这里入坑不到半个月的萌新
只会出现我有的英灵
ooc是我的
努力搞笑的段子体
最后还是严肃了一把
轻松向
以及我也好想亲他们QWQ

1.
什么叫做补魔?

2.
在第一特异点时,咕哒子曾就这个问题很严肃的询问了马修。那时慌慌张张毫无准备的就被传送到了陌生的地方,初次负责供魔的自己很难控制好魔力输送的回路,手上三条令咒更是完全不会使用。这就导致了一场战斗下来马修脸色惨白,身体无恙但是魔力不足。

一直以来与世隔绝的少女也很迷茫,她支支吾吾的告诉咕哒子,供魔的话需要的是体液交换。两人第一反应就是血液,于是咕哒子撸起袖子就打算来一刀,这时一旁的蓝色的法师却突然嗤笑出声。

“小姑娘,供魔可不是你这么粗暴的。”

3.
然后就被吻住了。

4.
一吻结束后咕哒子满脸呆滞,马修更是因为围观了一场法式深吻后惊的满脸通红。蓝色的法师抹去对方嘴角留下的液体,饕足的用舌尖舔了舔嘴角。

“这才是正确的供魔方式啊。”

5.
最后咕哒子还是在手上划了个口子给马修以血液供魔,过程中无视掉在一旁头上顶着个被盾打出个包,嘀嘀咕咕的库丘林,眼底透露着诡异的光。

接着就是对阵弓手,骑士……然后便是分离。

6.
库丘林要发誓,当初以补魔的借口亲吻咕哒子只不过是自己的恶趣味而已,真的不是诚心的!

7.
然而在他来到迦勒底,被咕哒子满脸笑容的拉着,来到一众英灵面前以“这位是法阶的库丘林!就是他教会我亲吻补魔的方法!”时,一股深深寒意从脊背直窜天灵盖。

在场的男性英灵,几乎都用着绝望且控诉并带着怨念的眼神看着他。

8.
搞……搞什么鬼?!别人也就算了,为什么枪阶的我也是这个表情啊!

9.
事后一次出战,蓝色的法师就体会到了为什么那些人会这么看着他。

当时是在打火种,他被带着蹭羁绊值,于是在后面围观。打到一半,那位持双枪的绿色枪兵似乎是有些体力不支。于是就看见咕哒子手一挥让其退到马修后面,然后自己蹦蹦哒哒的跑了过去。

他怎么一脸绝望?

就在库丘林疑惑之时,小姑娘跑到了绿色枪兵的身旁,很豪迈的踮起脚把对方的头拉了下来,对着嘴就是一个深吻。动作之熟练角度之巧妙,一吻结束后还亲了绿色枪兵的泪痣一口,然后又淡定的走回原位,脸不红心不跳连大气都不喘一个的继续下令。

说真的,看呆了。

10.
站在他旁边同样是来蹭羁绊值的幼年英雄王叹了口气,很是无奈的拍了拍对方的手臂。

“我来到这里的时候master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就连枪阶的你在亲吻方面好像都比不过她了呢。”

小姑娘是经历了什么........

罪魁祸首蓝色的法师心情复杂。

11.
打完火种后库丘林忍不住去敲了咕哒子的门,说清楚来意后女孩笑了出来。

“没什么了,以前关于这方面的文章读的就多,图片也是看过不少。第二特异点后我召唤出了清姬,和她说了这件事后她主动的愿意配合我练习。你要知道,蛇的舌头可比人灵活多了。”

这段话里信息量有点大……

12.
在法阶库丘林来之前,咕哒子就只有莫扎特一个一星的法师。所以当他来了之后,很快就被一段再临,进入了劳模组成为其中一员。

一次大战后看着小姑娘一个一个的亲过来,虽然只是最普通的唇与唇碰,但怕后面被亲的从者嫌弃还是专门拿了瓶水漱口,他忍不住问到:

“为什么不换个方式补魔?你现在应该已经可以操控魔术回路和令咒了吧?”

刚刚亲完蓝色枪兵的女孩喝了口水,舌尖舔过牙齿后沉默了一会。

“我还是控制不了那么多条回路,专攻一条为一人供魔还好,人一多就乱了。顾得上这个顾不上那个,原本很充足的魔力都无法满足每一个人。”

说到这她有些沮丧,满脸都写着自责。

“令咒虽说是一天恢复一划,但目前…….只有回迦勒底才能恢复。每次外出都不知道要在那呆多少天,我不敢乱用。”

说到这,女孩卷起了袖子示意对方注意自己的胳膊。

“要是觉得不妥的话,血液也是可以的!”

13.
原本应该光滑的皮肤上,7道刀疤狰狞的横在上面,虽然结痂已久但也能看出当初下手时有多么狠厉。

14.
最后为了不要撕裂已经快痊愈的伤口或者是再加一道,还是亲吻解决的魔力供给问题。回到迦勒底后库丘林果断的去找了枪阶的自己,据那个金色的小鬼的说法,他是咕哒子最早召唤出的英灵之一。

另一位是那个红色的弓兵,即使身为法阶的自己和他没有什么渊源,但是爱屋及乌,终归还是有些许不喜欢和他待在一起。

询问之后才明白。小姑娘自从担任了拯救人理的责任后,不知为何有了自残的倾向。一开始还是偷着在隐秘的地方划几刀,后来仗着血液供魔的理由明目张胆的在胳膊上各种下刀。她召唤的从者刚开始多起来的时候,几乎两只胳膊上全是口子,最多时创下了二十道刀口的记录。

迦勒底被她召唤出来的女性英灵很少,一开始除了马修只有荆轲一人。马修腼腆的性格导致了她很容易被忽悠过去,荆轲比较强势但刺客的天性导致她的性格多少还是冷冰冰的。并且每次和咕哒子聊起这个话题时就被带偏了,开始复习中华上下五千年。后来是清姬被召唤出来才算又算缓解,那话怎么说的,烈女怕缠郎,即使是个冰山在清姬的双重(物理和心理)火焰下也会被融化的好吗。

在清姬的不断追击之下,咕哒子总算是透露出了有关亲吻补魔的方式,当时被召唤出的英灵便以此罗曼医生还有达芬奇一起开了个会,觉得用这个来转移她用疼痛来释放压力的方式,于是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15.
“……达芬奇那个家伙还说,以后等她不再会想着用疼痛来释放压力后,逐渐的引导她使用魔术回路来一个一个的补魔。不然一直这么亲下去,总会遇见不乐意的英灵,比如那个金色小鬼的成年。”

枪阶库丘林整个人瘫在沙发上,今天为了刷幼吉尔的材料,他和迪卢木多两个可是忙活了一天。现在还要给术阶的自己讲故事,简直累感不爱。

术阶库丘林则叹了口气,也没说什么起身离开了对方的房间。今天他是中意从者,按理来说是要陪睡的。

16.
伸手敲了敲咕哒子的房门,得到应声后进了房间,接着就愣住了。映入眼帘的不是有着一头橘发的少女,而是蓝眼黑发的少年。此刻正盘腿坐在床上看书。要不是手背上红色的令咒散发着熟悉的气息,说不定当场一计卢恩魔术就过去了。

“你谁........”

“啊,库丘林...抱歉没有和你提过,我可以在男性和女性之间转换呢。”

黑发的少年像是才想起来似的,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笑的尴尬。

“具体的原因不清楚,但是是我从小就可以使用的技能……来到这后即使是医生和达芬奇亲也没能查出来。”

“那么你到底是男生还是女生?!”

关上门坐到床边,库丘林还没有从这巨大的信息中反应过来,首先先问了最关键的问题。

“忘记了。”

少年回答干脆,眼神无奈。

“真的是忘记了……根本就想不起来自己最初的性别,而且现在想找认识的人询问也不太可能了。”

摆摆手不想再讨论这个问题,咕哒子…….现在该叫他咕哒了。咕哒伸手把书放回该放的地方,掀开被子躺了进去。

“睡觉吧,明天还要继续肝材料呢。要努力给你们升级啊,这样去下一个特异点时才不会吃力。”

少年笑的眉眼弯弯,蓝色的眼睛里像是有着大海。

17.
“嗯……”

18.
少年背对着库丘林躺在他伸出的胳膊上,呼吸平稳,已然是熟睡了的样子。英灵是不用睡眠的,只要有充足的魔力他们可以无限制的活动。

此时的库丘林睁着一双猩红的眼睛,看着少年单薄的后背,一直以来围绕在心头的疑惑总算是被解开了。

无论在哪个国家,亲吻都是最庄重且最严肃的,这是一个带着誓言的动作。无论再怎么以补魔为借口,频繁的接吻都是不正常的,更何况还是和不同的英灵亲吻。不说这个御主的想法,按理来说很多英灵应该都会有异议的。但是这段时间以来,无论是他的观察还是别人的述说中,竟听不到半分的厌恶或是恶心。反而或多或少带着些许的庄严,似乎每一个吻都是一个誓言。

现在他总算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因为自身性别的不确定,所以在这个御主眼里对于性别认知可能是有些许问题的,于是对于他来说亲吻真的就只是单纯的补魔,没有半分欲望可言。在他的态度感染下,被召唤出的英灵眼里,亲吻也就多了一层含义——每一个吻都是他们对御主的忠诚和决心的宣誓。

19.

以每一个吻为庄重的宣誓:

你是我的御主

是我要侍奉的人

是我可以交付后背的人

是我要用生命去保护的人

愿以我的全部,换去您的胜利

20.
“……嗤,果然,我当初没有看错你。”

碎碎念:
自己又看了几遍,感觉有些东西没有表达出来,反而导致了文章的内部矛盾……
亲吻,为什么之前有说英灵们对于御主亲吻补魔的方式表示绝望却又在文尾写了这个代表誓言是个很庄重的东西。
这个动作的确代表着誓言,但同时它也是代表着御主没有从压力中走出来的表现。
并且绝望在于——御主似乎对于把自己吻到脚软而上瘾了怎么破在线急求xxx
至于对于术阶库丘林的怨念嘛,就是你当初给她启示什么不好,偏偏启示这个,以至于众人只能以这个行为为突破口去解开御主的心结。
就像是你要进门,门锁着,有人给你开了个洞,但是是一个需要爬进去的洞。为了进门你只能走这里,但是还是会怨念的不是吗x
疼痛是会上瘾的,亲吻同样会。他们想出来的治理咕哒子自残的方式就是以毒攻毒,转移注意力。
我本来只想写无脑段子的,为什么还搞出深意了QWQ

一版——有点太沉重了

0.
最近光之国出了件大事。
有一个失踪几千年的奥回来了。
1.
说起这个家伙,可谓是一个神奇人物。当年他失踪前是科学院的一员,是大名鼎鼎的希卡利的助手。后来据说一次外出采集样品的过程中遭遇时空风暴,被卷了进去,了无消息。
他不像希卡利,是个暴力科学家。据说是个战五渣一样的存在,连皮古蒙都要打半个小时才能耗死的那种。但这次回来后,被警卫队的巡逻人员发现时居然连挑了三个。
2.
那是因为我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家伙了,但是我要怎么跟你们解释啊。
看着听到消息而前来,已经摆出作战姿势的梦比优斯,以及他身后正在逼近的红色身影,这位已经不是原来的奥的奥,内心泪流满面。
3.
一阵鸡飞狗跳后,众奥总算能安稳的坐下来好好聊聊了。
“所以说……‘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那个科技员但还是奥特曼的身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你究竟是谁?”经过刚刚的战斗和能量碰撞,梦比优斯可以确认面前这位体色是黑蓝银的奥的的确确是光之国的子民。但是他这串像是绕口令的话着实让人摸不到头脑。
“这要怎么解释……”被一群大佬围观的感觉很是压力山大,如果自己还是人类的样子的话估计已经汗流满面了吧。“我原来……是个人类。我所居住的地球,没有怪兽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机构研究所什么的。”看着他们眼里不可置信的眼神,迟疑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也……没有奥特曼。”
4.
没有奥特曼?
这句话分量可是不轻。
没有怪兽没有奥特曼没有这一切的一切。
等于是说,在某个时空中,光之国,光之国的奥特战士们所做过的一切的一切,全部都被否定了。
“对,没有。我安安稳稳的在地球生活了二十几年,死之前是2018年,什么都没有。”
伸手敲了敲胸口的十字架状的能量灯,继续说到:“后来我出了场车祸……死了。是这位救了我。不过当时他的能量也不多了……我和他融合了,不过感觉上,意识主体是我。所以说他死了……也是可以的。”有些艰难的说出这个结论,感觉嘴里一片苦涩。
5.

本子到了!拿纸模当个背景x让我嘚瑟嘚瑟! @CHU薇 ,大大的画风超级喜欢!笔下的叶修超级可爱!整本看下来全程哈哈哈哈,给大大疯狂打call!占TAG抱歉!以及强推本子!

是的又是我233333旁友吃邪教吗~这对很好吃哦~今天的漫展场照。李白cn:夜君,张良cn:皖瓯(也就是po主)见证人猴子和露娜是乱入x后面有求婚有亲吻~这么甜不来一发吗~

旁友,吃邪教吗x
张良cn:po主
李白cn:大白(说个笑话,大白出李白字太白2333)
学校艺术节,我们社出的王者荣耀哎嘿嘿
这是我拍的最满意的一张23333

哈哈哈哈书到了!
开心!
感觉这次快递太给力了~
超级喜欢!送的明信片很可爱和……嗯
第二张旁边的那是什么我才不知道[望天]
艾特各位大大!
@苏三起解
@就算是喵呀喵
@比哈特的马大哒
@风橙子
本子超级棒!!!
超喜欢!!!

昨天打了四把排位,结果只赢了一把……我直接掉到了白银三……
最近奇葩队友特别多……这两把尤其是。都是开局顺风结果被翻盘的。
我是和两个朋友一起开黑,一个汉子一个妹子,汉子是个大佬,1v5那种。
这两张图是汉子截得,他玩的是李白和赵云,小姐姐玩的是貂蝉和诸葛亮。
心里很不开心,于是就写了这些东西:

“鲁班小学生。”
“???”我晃了晃脑袋,一脸懵逼的回头看了看水晶方向。
骂我的那个人是同队的亚瑟,刚刚死回泉水。不算是送了一血,但也是二血。
对了,一血是我杀的。
刚才对面小乔和孙尚香一起来攻下路,他和我在这守。我干掉了孙尚香,他跑到塔下但还是被击杀了,然后就骂了我一句,我很迷茫。他是在骂我抢了他人头?还是责怪我没有护着他?
我晃了晃脑袋,开始继续清兵线。不一会亚瑟复活了,又一次来了下路。对面的孙尚香和小乔也满血过来了。我之前也受了点伤,也就三分之二管血,躲在小兵后在那和她们慢慢耗着。一波交火过后我只有一格血,亚瑟只剩两格。我思考了一下选择回城。蓝色的粒子围绕在我的身边,在我回到泉水的那一刻,传来了亚瑟死亡的消息。
“………………”无奈的向着下路开了一炮,我连忙赶过去,可惜失了一塔。没关系,不一会我把对方的一塔也打了。
李白一直在清野,不过也过来帮了忙,不然我推塔也不可能退的这么快。
塔几乎推到了对方的家门口,但是……后期我们开始被翻盘了。
亚瑟开始各种骂,骂我们是废物,骂这局输了全怪我们什么什么的。我无奈的敲了敲木头做的脸,要不是不能打队友我简直想 一炮给他轰过去。
结果是输了,我翻看了看着李白的数据,有点自责,感觉自己拖了很大的后腿。
然后我目光下移,看到了亚瑟,他的总输出最弱。
哦。

之后开了第二把,又一次遇见了奇葩的队友。
开局时我在扁鹊和鲁班之间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选择了比较熟悉的毒医,毕竟之前是为了补位才选的鲁班。有个兄弟选了韩跳跳,赵云就问了一句:“会玩吗?不会就换。”但他还是坚持韩信,于是就这么开始了。
开局还是比较顺利的,我和诸葛亮的操作都算中规中矩。没有太大失误也没有什么精彩表现。我一路推塔推到对方家门口,然后看见猴子他们来了赶紧跑。
之后跟着去到中路时正在小型团战,我看见赵云残血要死了,赶紧一个治疗扔过去给他吊了个血线,然后直接开大。好歹是救回来了。
看着赵云回了城,我奶了几口半血的诸葛亮,然后和他一起等着兵线往前推。
之后快被翻盘时,我和韩信去了下路清兵线,对面项羽过来了,他躲在了草丛。我本以为他是要和我配合来一把埋伏,结果我上了他跑了。
跑了???
我一脸懵逼的被项羽几剑砍死,死之前连忙炸了个大带走了他三分之一的血。然后跳跳上去了!
跳跳出招了!
跳跳死了!
……死了?!
woc大哥你在逗我?!
我简直想把手里的风油精塞他嘴里让他清醒清醒啊!
最后跪了……跪的我很是吐血。
赵云小哥哥点开输出数据,默默的看了看后对我说:“这个韩信和杨戬,既不能抗伤害输出又不够还不会去清野,你说我要他们有何用?还不如他们挂机我选择跟随,估计赢面还大一点。”
我从他身上感受到了深深的无fuck可说。

16年五月因为看了内战而入了盾铁〖那满满的的性张力即使是打架也扑面而来啊〗
不知不觉,已经半年了
我是一个很容易对什么感兴趣然后也很容易褪去热情的人,上一次这么疯狂的喜爱一个cp还是all叶
但为了这个cp买本子的,盾铁是第一个。
……感觉母上sama都被我骚扰怕了(ノへ ̄   )
喜欢史总,喜欢队长,更喜欢他们俩在一起。
新的一年也要一起爱着盾铁哦〖比心〗
ps:放这图上来就是为了炫耀的,不服你咬我啊x

哎嘿~阿浓大大的本子到了(人´∀`)♡
拿到本子就开始疯狂找头像的我,六个都找到了~
本子很良心,拿着手感很厚,字体很清晰,后面的彩蛋很好吃.˚‧º·(´ฅωฅ`)‧º·˚.
那么——有头像的页数我就私信给你咯太太~很喜欢你的文笔,看着很舒服,很喜欢你笔下的史总和大盾,以及心疼一下霍爹233333
因为大大写这篇文时没有打盾铁的tag,我也就不打了吧……
最后@阿浓,不知道能不能叫到

史总你认真的?!有没有大大来写文啊~
最好开车(´⊙ω⊙`)
这个超级适合开车啊(。’▽’。)♡
图源空间,侵删~